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释新闻|“和平喷泉”行动第6日,土耳其和库尔德武装的恩怨

释新闻|“和平喷泉”行动第6日,土耳其和库尔德武装的恩怨

2019-11-06 15:39:11

10月9日,土耳其与得到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国民军”(又称“叙利亚自由军”)一道,对叙利亚北部发起代号为“和平之泉”的军事行动。行动的目标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ypg),土耳其政府认为该部队与该国分离主义的库尔德工人党(pkk)有关联。

经过几天的战斗,叙利亚政府也于13日宣布,将进入叙利亚北部前线,应对土耳其的袭击。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武装领导人也发表声明称,他们已经与叙利亚政府达成协议。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部队和叙利亚政府军一度“没有相互犯罪”,但也达成了八年来从未有过的合作。悬挂叙利亚国旗的皮卡首次出现在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的道路上。

土耳其国防部长11日表示,已经消灭了342名恐怖分子。土耳其军队现在已经控制了战略城镇拉塞林,而“叙利亚国民军”已经控制了m4公路,这是一条从叙利亚北部的马姆比吉到叙利亚东北部卡米什利的战略要道。13日,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表示,土耳其军队将沿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向叙利亚推进30至35公里。

此前,美国于10月6日宣布从叙利亚撤军,“无意参与即将到来的叙利亚北部战争”。

叙利亚复杂的局势引起了另一场骚动。叙利亚的局势如何?有多少派别在相互竞争?军事行动会有什么影响?在读者最关心的几个问题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它们进行了梳理和解读。

叙利亚局势在过去八年中发展如何?

2011年初,受北非“阿拉伯之春”抗议和媒体报道的影响,叙利亚公民也开始街头运动,这进一步发展成为政府和反政府团体之间的武装冲突。一些反对派团体在土耳其、美国、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的支持下,与叙利亚政府军并肩作战。

在权力真空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也利用这一局势从伊拉克蔓延开来,控制了叙利亚东北部的大片地区。作为“基地”组织的一个分支而存在的极端组织,如“胜利阵线”(后来更名为“假征服阵线”)也开始活跃在叙利亚战场上。

2014年,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发起了针对伊斯兰国的行动,但在叙利亚的行动没有获得叙利亚政府的同意。俄罗斯应叙利亚请求,于2015年9月30日开始对叙利亚恐怖主义军事设施实施空袭,并协助打击反对派力量。

目前,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了大部分土地,包括首都大马士革以及哈马、霍姆斯和阿勒颇等主要城市,并采取了绝对主动。然而,仍然有一些武装反对派团体(其中大多数是极端主义团体)活跃在伊德利卜西北部地区。今年5月,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对该地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到目前为止,伊德利布还没有恢复。

叙利亚西北部曼比吉以北的阿弗林地区被土耳其军队和土耳其军队支持的武装反对派“叙利亚国民军”(也称为“自由叙利亚军”)占领。去年1月20日,土耳其对阿弗林地区当地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展开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同年3月24日,土耳其军方宣布完全控制阿弗林地区。

叙利亚东北部大约四分之一的领土实际上由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控制。库尔德武装部队被认为对消灭伊斯兰国做出了贡献。该组织开始了解放重要城镇拉卡和收复伊斯兰国最后一个据点巴古兹的战斗。

库尔德人是谁?

库尔德人是中东第四大民族,人口仅次于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土耳其人。他们分散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但他们都是这四个国家的少数民族。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当代中东政治研究员闵静(Min Jing)在他的《中东库尔德问题研究》一书中表示,中东库尔德人的总数估计在2800万到3500万之间,但缺乏准确的统计数据。

事实上,库尔德人生活在四个国家的毗邻地区,地形复杂,到处都是山、山、峡谷和盆地,植被良好,产品丰富。不同地区的库尔德人被群山隔开,无法统一。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有自己对东道国自治甚至独立的要求。

“特殊的山地环境和语言差异阻碍了库尔德人的内部交流和社会融合,同时也使各国更难解决库尔德问题和打击库尔德分离主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重要的战略地位使该地区成为外部势力不断渗透和觊觎的目标。”敏静在书中分析指出。

在所有库尔德人中,伊拉克库尔德人一直被视为库尔德民族主义的先驱。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库尔德人在美国的支持下实现了实际自治,并以自己的武装力量“库尔德自由战士”(Peshmerga)建立了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

土耳其库尔德人被剥夺了任何形式的自治。其中,1970年为建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库尔德民族国家而成立的库尔德工人党(pkk)一直是土耳其政府攻击的目标。该政党被土耳其、美国和欧洲联盟列为恐怖组织,因为它以激进和暴力手段来实现其政治要求。

由于土耳其的袭击,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命运变得不可预测。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库尔德人占叙利亚人口的7%至10%。在2011年叙利亚内战开始之前,大多数库尔德人居住在大马士革、阿勒颇和靠近土耳其边境的叙利亚北部三个地区——西部的阿弗林、中部的科巴尼(Ain Arab)和东部的卡米什利。

2011年叙利亚反政府抗议开始后,主要库尔德政党避免表态。2012年,叙利亚政府军撤出库尔德人居住的地区,集中力量打击其他地区的反叛分子。库尔德民兵接管了叙利亚北部。2014年,在库尔德城镇科巴尼遭到伊斯兰国袭击后,叙利亚库尔德人决心进行自卫反击。

2015年,在最大的库尔德民兵组织人民保护部队(ypg)的领导下,一些库尔德和阿拉伯民兵团体组成了“叙利亚民主军”(sdf)。在美国的支持和武装下,他们成为反对“伊斯兰国”的重要力量。在攻击伊斯兰国的过程中,“叙利亚民主军”在叙利亚东北部建立“自治政府”的同时遭受了重大损失,收复了失地。

土耳其为什么要袭击叙利亚库尔德人?

“人民保护部队”是由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ypd)领导的武装部队。土耳其认为,“民主联盟党”是叙利亚库尔德工人党的一个分支,被列为恐怖主义实体,但美国和欧洲联盟都认为它是一个合法组织。

“德意志之声(Deutsche Welle)分析称,土耳其担心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扩张会增加库尔德人的人口,增强库尔德工人党的实力。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全面军事、政治和领土实力将成为他们要求叙利亚政府承认其自治权的谈判筹码。

为此,土耳其长期威胁要打击“叙利亚民主军”,并寻求在叙利亚东北部边境地区建立一个32公里深的“安全区”。目的是打击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土耳其视其为“恐怖分子”。与此同时,埃尔多安还承诺在该地区重新安置土耳其370万叙利亚难民中的100万人。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9月份援引土耳其媒体报道,土耳其计划在叙利亚东北部新建140个各有5000人的村庄、10个有3万人口的城镇和20万套住房。每个城镇将有6000栋房屋、11座清真寺、9所学校、医院、足球场和其他设施。

然而,土耳其行动的目的不容置疑。

一篇题为《叙利亚可能成为土耳其的越南》的文章在美国《国家利益》中评论说,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更多的是试图扩大其影响范围。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北非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在一份关于土耳其沿边境修建了500多公里隔离墙的爆炸性新闻的分析中说。过去几年,没有迹象表明叙利亚库尔德人想要袭击土耳其。土耳其目前没有理由攻击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土耳其完全没有必要从军事和安全角度向南进入叙利亚。这是一种侵略行为,”殷罡指出。

“自1920年以来,土耳其一直声称拥有叙利亚北部(阿勒颇北部)的领土,并借此机会扩张。”殷罡认为,由于叙利亚北部的平原地区是适于耕种的肥沃农业区,土耳其一直试图“永久占领”该地区。这一行动也是以反恐和难民安置为名的“扩张”。

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会对叙利亚产生什么影响?

对于被美国“背后捅刀子”的“叙利亚民主军”,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的“入侵”将危及其生存。

分析人士认为,华盛顿的“背叛”将迫使“叙利亚民主军”站在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美国地区对手俄罗斯和伊朗一边。目前,“叙利亚民主军”已宣布与叙利亚政府军合作。

另一方面,由于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激进分子是打击伊斯兰国的主要力量,目前控制着许多伊斯兰国囚犯,欧洲国家担心伊斯兰国将借此机会再次获得喘息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不稳定的局势可能加剧叙利亚及其周边地区的人道主义危机。

一些活跃在叙利亚和周边地区的人道主义救援组织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深感担忧。

半岛电视台13日报道称,联合国称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的袭击迫使13万人逃离家园。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人道协调厅)发言人延斯·莱尔克(Jens laerke)表示,“受影响地区和整个(叙利亚及周边)地区可能有多达40万人流离失所。”

据美国新闻网站vox援引国际救援委员会(irc)消息,土耳其军事行动后,64,000名叙利亚平民流离失所,双方战区的几个城镇无人居住。受灾地区的平民“带着衣服逃跑”,其中许多人将去拉卡。这座城市于2013年被“伊斯兰国”占领,并于2017年被“叙利亚民主军”收复。经过数千次空袭后,它成了废墟。

然而,国际救援委员会也证实,拉卡周边地区有足够的营地,确实有资源容纳更多难民。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称,该地区的进一步冲突将阻止人道主义工作者向平民提供急需的援助。

自2011年3月以来,由于持续的冲突和战争,约660万难民逃离叙利亚,另有610万难民在叙利亚境内流离失所。

特朗普政府不仅寻求从叙利亚撤军并减少军事投资,还减少了对叙利亚的人道主义援助。据vox报道,援引美国国务院的数据,美国对叙利亚的人道主义援助从2017年的6.97亿美元下降到2019年的3.97亿美元。

国际救援委员会发言人恰拉·特林西娅(Chiara trincia)表示,美国需要恢复与叙利亚的外交接触,以实现该国的可持续和平,并增加人道主义援助,以避免另一场难民危机。



上一篇:济宁民警化身暖男 热心救助走失老人回家
下一篇:故事:一个亿的婚前协议,让我在结婚第一天就开始筹划离婚(下)
© Copyright 2018-2019 gracemask.com 旧治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